威尼斯正规官网 > 经典小说 > 打工的胖女孩子,每月工资7000毛织厂仍招来缝盘

原标题:打工的胖女孩子,每月工资7000毛织厂仍招来缝盘

浏览次数:56 时间:2019-09-28

  工厂有淡季和旺季,通常都是上半年淡,下半年忙不过来,我们厂一直都是这样的周期。淡季,小微企业老板养不起工人,没有事做,经常放假轮休,工人工资太低,养家糊口承受不起。工人只能选择离开,另图发展。工厂走过一段艰难低谷,开始慢慢回升到忙碌赶货,却因前段时间人才流失,突然定单加大,尽管日夜赶货,现有工人累得死去活来,还是无法及时达到客户交货期。工人埋怨,客户投诉。解决问题最有效措施就是招工。
  这次招工,由于我们工厂女工太多,必须及时补充男工,老板对管理说:
  “马上做个招工牌,挂高点,尽快招五位男工。”
  招工牌挂出两个多月,每天只有几个女工前来应聘,不见男人的影子。
  今天早上来了个胖女人,身高不到一米六,腰围一个人难以合抱。年纪约四十多岁,短发大脸,粗眉长鼻,牛眼宽嘴。手膀比饭碗粗,腿子比水桶大,走路的时候,左右摇摆,凸出的大肚子挡住眼睛,看不到脚尖。带着水杯,饭碗,直接来我们厂上班。全厂工人,都不知道她什么时间应聘了,走到工人身边,大家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她。她几乎不看别人,只顾低头走路,几个热心的工友问她,她也没有回答。她走到做后续的地方,车间也走到尽头了。她冷冰冰地问张涌道:
  “这个厂效益怎么样?”
  张涌用疑惑眼光看着她没有表情的脸,微笑着回答道:
  “一般般,还算可以。”
  我见她是直接来上班的,知道她早就和管理人员沟通好了。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明明说招男工,怎么又招女人呢?有人小声议论:肯定是当官的亲友,不然怎么会招这样的胖人干力气活呢。我们几个男人本来爱开玩笑,就问道:
  “老乡,你是哪里人啊?”
  女人不看任何人,低头回答说:
  “我是湖北荆州的,你是哪里的?”
  我抢着回答说:
  “我家乡和你家乡就隔一条水沟沟,我是湖南的。”
  四川王麻子接着说:
  “我和你是半边边老乡,我家就在四川住。‘曾经沧海难为水。除却巫山不是云’,我就是巫山云。”
  胖女人走到废纸堆边,找个凳子坐下,脸朝角落,心里显然不高兴,说:
  “我怎么有这么多的老乡呢?”
  我带着友好说:
  “老乡是个广谱叫法,我们初次见面,不知道你姓什么,叫什么,只能叫你老乡啊。总不能像打电话一样“喂喂”地叫你吧?”
  其实,这女人很需要这份工作,刚来工厂什么都不会做,刘主管安排她撕废纸,没有人领班,凭她自己意愿做。她做事还比较认真,从我们叫她老乡,看她的回应,判断她是个泼辣的女人,几个男人想和她沟通,以后相处可以随和一点,大家都不理她,她以后也很难做下去。干活中途我去找她聊几句,问:
  “老乡,你还习惯这种工作么?”
  她很坚定地回答我说:
  “还行。”
  她干活的地方离我们有二十几步远,我们隔一阵子挑逗她一下。女工本来就多,很多重活没有人做,真不知道老板还招女工干嘛?
  约十点钟,陈老板来厂里,绷着脸到每个机组慢悠悠地察看,车间没有一个人说话。见新来一个胖女人上班,只是看了看,没有说什么。转了几个圈圈,又慢悠悠地回到办公室,屁股刚坐稳,就问财务何二道:
  “我已经强调了几次,只招男工,怎么招胖女人进来了?”
  何二是刚过三十男人,还没有结婚,做事不喜欢多考虑,知道这事欠妥,心里有点害怕,说:
  “我见这么久招不到男工,昨天傍晚,她来找工作,我就做主让她来上班,谁知道她还真的来了。”
  老板心里很气,将卫东大骂一通,也骂了黎小姐几句,说:
  “你们一个个都是人头猪脑,你们招工也不想一想,现在这么多女工,还在招女工,捡纸送货谁去做?”
  老板的意思就是不要女工,厂里女人太多,很多重活没有人做。女人多了,只会经常吵架,搞得车间乌烟瘴气的。老板脾气不好,心肠还是很好的,骂了一通过后,对何二说:
  “晚上把工资给她,打发她走。”
  刘主管四十刚出头,也是喜欢开玩笑的男人,在这个厂一直都是做仓管,去年老板叫他管理做后续的,补了几百块钱,他才答应。到办公室拿工作单,也被老板批评了几句,回到车间,到后续来告诉我们,说:
  “今天早上,陈老板骂了办公室几个人,说不该招这么个胖女人来,让她做完今天就不要了。我早就对他们说了,多招几个男工,女工太多没有什么用,何二自做主张,招了这个女人,黎小姐给她开了工卡,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事的?”
  下午五点,吃晚饭的时候,胖女人没有坐在饭堂桌子上,端一碗饭,独自坐在车间废纸堆边,脸朝角落,低头慢慢地吃饭。我知道要把这胖女人辞退,吃完饭,见她还在吃,就走过去,半开玩笑地说:
  "老乡,留个电话吧!加一下你的微信。"
  以我个人来说,只要有人到工厂来做事,我都想搞好关系,都是劳工,都是苦命人。女人没有看我一眼,只顾低头吃饭,冷冷地回答说:
  "我手机都没有,怎么留电话啊?"
  我是戏弄她,哪有真心实意要她的微信,我们一起共事多年的工友,加微信我还要考虑一下。男人的微信全是黄色片子,女人的微信全是做微商广告,而我,全是作品链接,大家的爱好不一样。我只在胖女人旁边停留一分钟,就去外面上网。
  何二叫刘主管通知女胖人到办公室去一下,主管不肯去说,对何二说:
  “这个女人不是讲道理的人,我找她说,说不定她同我吵起来,我就不值得。”
  何二只好自己找胖女人说,心里只想找个理由辞退她,说:
  “你晚上不用加班了,到办公室拿工资吧!”
  胖女人到这个厂上了一天班,没有尝试过累人费力的活儿,认为工作简单轻松,很想做下去,听到何二叫她结账,心里一百个不愿意,气红了脸,压抑心里的火气,问何二道:
  "我做的好好的,怎么不要我上班了?"
  何二说:
  “老板说你做事太慢,又不断地说话,老板说不要你。”
  女人气冲冲地走到办公室,还没有进门,对着里面大声质问陈老板,说:
  “你们说招女工,我才来。我才做一天,怎么就说不要了?你们是专门戏弄我啊?”
  陈老板趴在桌子上正在办公,听到女人说话咄咄逼人语气,缓慢地直起腰,斜靠在椅子上,用左手调整一下眼睛,心平气和地向胖女人解释说:
  “我们工厂女人太多了,我要招几个男工做重活。招你进来,他们没有请示我,我也不知道。所以,我让你做完今天,我把工资给你,你还是到别处去,找个轻松工作吧。”
  女人心里极为不满,大声问道:
  “我做事哪一点比男人差?你作为一个老板,怎么歧视女人呢?说要是你们,说不要也是你们,你们耍我吗?你也不过是个打工的,还这样看不起人,结账可以,我要三倍的工钱!”
  陈老板平时脾气暴躁,经常大骂工人,今天遇到不讲理的胖女人,虽然压了七分怒火,但是声音还是很大,说:
  “按劳动法规定,见工期间,试用期间,我随时都可以辞退你,给你结清这一天的工资,没有三倍的可能。”
  胖女人就破口大骂陈老板,说:
  “你不是人,你做不了一辈子老板,我不会一辈子都打工。我目前确实比你穷,不会这样一直穷下去的。我虽然没有你钱多,今天的工资我不要,工资送给你买药吃,就当我玩了一天。”
  她一直大吵大闹,整个厂房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。老板叫她去外面吵,不要影响办公。她走到厂房大门外面,使出村妇骂街的本事,公路上,很多上班工人都驻足观看。我走近胖女人身边,向她说道:
  “老乡,给你结工资就算了吧,都这样了,你留下来也没有多大意思啊。东方不亮西方亮,去找个轻松活干。”
  胖女人不听我劝也罢,反过来大骂我,说:
  “你他妈算老几啊,我刚来你就叫我老乡,你给我解释一下,我们怎么是老乡?你们几个臭男人,分明是在调戏我,我等会儿叫老公来凑死你们几个,叫你们知道老娘不是好惹的。”
  我见状,只能灰溜溜地逃走,她依然吵个不停,骂个不休,还说要找人来打架。叫老公、儿子过来收拾老板。她还反复强调说:
  “我刚走进这个厂,就有几个臭男人调戏我,当我是乱搞的女人。很多人叫我老乡,这就是侮辱我、调戏我,今天非要收拾这几个人。老公解决不了就叫儿子来,儿子解决不了就叫一帮老乡来,非砸了这个厂不可!”
  老板知道遇上难缠的主儿,想尽快让她离开,答应给她三倍工资。她又说不要了,她要五倍工资。
  工厂门口围着很多人,叫老板别和她多费口舌,三个明人讲不过一个横人。房东、老板的好友都要求马上报警,将她先关了再说。老板不想这样做,同情打工的人可怜,没有答应报警。女人却发话:
  “你们就报警吧,报警我也不怕。等会我老公来了,你们就知道厉害了。告诉你们,我老公以前就是混社会的,什么场面没有见过?摆平你们小菜一碟。”
  说罢,自己呜呜地哭起来。一直吵闹个多小时,我们都开工了,她还在门口大喊大叫。房东问我:
  “这胖女人是哪里人啊?”
  我们都说她是湖北的,房东说:
  “湖北人个个都是这样的,别和她多费口舌,报警,你们不报警我报。”
  老板还是不同意,任胖女人闹。
  晚上,我们加班刚开始,胖女人的老公气冲冲地来工厂里,走到我身边,我看了一下。他五十过头,头发蓬松,扫帚眉,老鹰眼,脸上爬满皱纹,腰微弯,身子前倾,走路一冲一冲地。问我道:
  “谁叫我老婆老乡?”
  我正在做事,见这老头也是不讲道理的人,反问道:
  “叫老乡对她有什么伤害吗?”
  她老公就说:
  “那就是说你也叫了?”
  我没有隐瞒,说:
  “我叫了老乡的,叫大家评论一下,叫老乡有什么不妥的?”
  他说:
  “那好,是你叫的就好,我听她说,不光是叫了老乡,还侮辱了她,你等着,我去叫她来对质。”
  很快,满面泪痕的胖女人,带着老公又匆忙走来,后面跟着何二,陈老板等一群人。胖女人走近我们,直接冲向张涌,大打出手,男人也想打人,被工人拦住,后续一团混乱。说真的,她老公真要动手了,我就不客气,我会立即拿起铁锤子,帮工友打好这一仗。胖女人今天丢了面子,想出气解恨,就让她发泄一下。我们很多人围着她老公解释,足足忙了半个多钟,女人又哭起来。我劝了她几句,也劝她老公几句,他们才走出工厂,在外面继续大闹,说:
  “张涌说的很难听,那个老一点的还要我电话号码,分明是在侮辱我。”
  房东也走到我们做事的地方来了,准备报警,我忙拦住他,说:
  “这个女人确实可恶,也可怜,世上很少见到。报警要关了她几天更可怜,现在已经接近尾声了,就放过她吧。”
  最后,谁也没有报警,女人领了三倍工资,男人拉着她手,急急地回去了。
  其实,这女人真的是喜欢耍横,也怪何二东的话没有说好,陈老板缺乏耐心解释,女人借题发挥,故意找下台阶。做一天工,拿三倍工资的人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只有她这样的人。
  这个女人真的有点蛮横无理,我作为打工的人,一向支持打工者用法律手段保卫自己的利益,看不起胖女人无理取闹。崔崔送货回来,不知道全部经过,向我询问,我简单地给他讲述一遍,催催笑了,说:“幸好不是我们恩施人,太丢人现眼了。”
  
  2017年3月21日

一提到服装行业的生产车间,很多人会自然地想到有很多女工在飞针走线,但2月21日、22日,在青岛创兴制衣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内,正在忙活的工人中有一半多是男工,他们熟练地缝制衣服、熨烫衣服等。“从2008年开始,男工越来越多,现在工厂里的男工都一半多了。”该厂经理于延涛说,工厂招人难、服装加工点之间争抢女工是男工越来越多的主要原因。但随着男工的增加,工人的流动性加大,造成的工人缺口更大,素有“上青天”美名的青岛纺织服装进入阵痛期。

缝盘工月收入能达到五六千元,最高的可达70 0 0多元,尽管开出诱人高薪,可毛织行业的缝盘工依然叫缺。每年春节过后招工,大朗镇的毛织企业最为头疼的事还是———缝盘工难招,尤其是熟手的女工。业内人士表示,目前不仅在大朗,整个东莞也是缝盘工难招,“年轻人不愿意干,原来的人又不够用”,这已经成为毛织行业发展的一个瓶颈。

招到16人,只有两个女工

从只招女工,到允许带男工进厂

正月十五那天,于延涛经理一行6人就到汽车北站招人,在那里摆了三四天的招工牌子,最后来工厂看的有70多人,其中只有3个女孩,最后留下来16个人,包括2个女孩。“以前干服装这行的男女比例是1:9,现在我们厂的男工占一半多了。”于延涛说。

昨日上午9点,天阴沉沉的,街上鲜有行人,两边的店铺还未开门,可大朗镇最繁华街道求富路的一块小空地上已经挤满了人。这个临时的招聘现场是自发而成的。大朗一毛织厂的行政人员李丽打了一个哈欠,一看到有女性在她摊位前驻足,她就会赶紧跑过去向来者推介自己的工厂福利待遇如何的好。她和同事已经在这里摆了3天的摊,真正进入工厂上班的才两个人。

城阳丹山工业园内,像青岛创兴制衣这样的企业有15家,随处可见大门口摆的招工牌子,“我们的招工牌子已经摆了一两年了”,于延涛往办公室的窗户一指说,“前面那家公司跟我们的规模差不多,现在厂里只有十来个人了。”于延涛说,其他家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,有的厂子情况更糟糕。他认为,缺少工人是公司不得已选择招聘男工的重要原因,但男工首先干这种活不如女工细,其次一般都会把这份工作当过渡工作,待不长,“长的也就能干个一两年,等攒点钱就转去干别的了”。

南都记者走访了大朗求富路和巷头两个临时招聘现场,招聘企业有五六十家,九成都是毛织企业。“大部分是大朗的毛织企业,也有常平和寮步的企业,这里都成为了毛织企业招聘工人的专业市场。”李丽说。

于延涛称,从2008年~2011年,工资水平从1100元~1200元到突破2000元,平均每年上涨20%~30%,“今年虽然欧美市场不景气,原材料价格上升,人民币也升值,但工资还得涨10%多,现在周末还可以休息。即使待遇提高了,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还是根本招不到人,工人还是以20%~30%的速度减少。我们原先有200多人,现在公司所有人算进去就剩下106人。”创兴制衣负责车间生产的安厂长说。记者走访发现,其他10多家服装企业也基本上是男士占一半多。

南都记者走访两个临时招聘现场发现,前来找工的九成是男性,难见女工身影。即使有女性,也是陪着男性来找工。“我再看一下,已经有三家企业要我了,我现在是陪我老公来找工,最好是两个人能在同一家工厂,可很多工厂都只要女工。”来自湖南的梁小姐说。

服装加工点增多,女工抢手

“我们待遇很不错,如果你要进来,必须要带一个女工进来。”东坑富港电子厂的招聘代表对记者说。现在工厂已经放宽了条件,以前只要女工,现在允许一个女工带多个男工进厂。

就像于延涛说的,服装纺织业是传统意义上的女性的职业,“而现在车间里80多个工人里面,男工占一半多”。安厂长干服装已经十多年了,她说,一开始厂里几乎没有男工,有也是干包装的体力活,或者修机器的技术活。而现在车间里的小伙有一半多了,干缝制的也接近1/3。

介绍一缝盘女工,可获两千元奖励

那么,那些女工都哪里去了?“那些离开的女工可能去其他服装厂干了吧。”女工宫丽丽说,学会了这个技术再找同样的工作就容易多了,大多女孩想离家近一点,有的就直接留在家乡那边的服装加工点干了。

普通的工人,大朗毛织企业并不缺,缺的都是缝盘工。每年春节过后,为了招到熟练的缝盘工人,毛织企业都会纷纷提高工资。

车间内的工人老家多是临沂、河南的。于延涛说,近几年来那边的服装加工点多了,有些就是厂里的工人攒够钱后回老家开的,“一条简单的针织内衣生产线投资10万元就够了,那边招人比我们方便,弄得现在很多人都不出来了。”他说,再过几年,这些加工点壮大之后,形成的竞争将会更大。

“我们预计招100个缝盘工人,现在到位的才30多人,大部分都是老工人。”大朗光晖针织厂的招聘代表王小姐坦言,在招聘现场摆摊可以说招不了多少人,更多的只是做广告而已。那些前来招聘现场“捧场”的人大部分都是观望者,就算去工厂面试了,最后也很多是不来的。“我们厂昨天有二十多人面试,可真正愿意来上班的才两三个。”

女工越来越难招,没办法就多招男工,但男工的增加也带来了隐忧,因为男工的流动性太大。安厂长对此有些担心,“我们这里的小嫚数量相对于其他行业,毕竟还多些,有些男孩来了,不好好干活,净忙着谈对象去了”,这还不算,安厂长说,怕到时候可能两个人一起离职,“我们现在招人特别难招,根本招不到,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的话,我们会更惨。”她说,以前就出现过这种情况。

在招聘现场,记者了解到,毛纺织企业为了招到缝盘工,把薪酬涨到4000-6000元不等,跟去年同期相比,涨幅为10%-30%。除了标明工资上涨,还标明了诸多住房和社保福利,还有企业在招工宣传单上注明,成功介绍一个缝盘女工,可以奖励两千元。“工资涨了,福利也提高了,可还是感觉很难招到好的缝盘工人,特别熟手的女工。”王小姐说。

2月21日下午4时许,三个从菏泽来的小伙来厂里应聘,安厂长没要,她说:“这几个年轻人一看就不安稳,肯定待不长。”安厂长称,男工能长时间干的不多,“这活是磨时间的活,干缝制还得长时间坐着,没几个男工把他们当一辈子的活干”。

[缝盘女工为何难招]

6条生产线只开了3条

年轻人怕苦不干老员工创业走人

当天,记者在创兴制衣生产车间看到,车间内的6条生产线只开了3条,安厂长说,往常赶订单的时候,6条生产线都得一起赶工,现在订单少了很多。

每年的5- 9月都是毛纺织行业的旺季,到了旺季的时候,缝盘技术熟练的员工每月的工资可达7000元左右。如此高薪为何还招不到缝盘女工?王小姐解释,刚开始学习缝盘时工资也才1500- 2500元,它属于技术型工种,过去缝盘是只招女性职工,后来很多年轻女孩不愿意进毛织厂,更多的女工喜欢进那些简单流水线上的电子厂,即使进入毛织厂的年轻女工也会觉得太辛苦,不愿意去学习这个技术,最后选择离开。

据于延涛介绍,从去年开始,欧美的订单比以前少了30%多,客户也减少了30%~50%,“一些客户给我们开个很低的价,直接说如果我们不能干,就转到东南亚去”。据他了解,越南那边工人的工资也就在400元~500元,“咱这边工资都突破2000元了,我们就是在亏着本干。”他称,到目前为止,公司接到的订单只占到往年同时期的1/3。

另外,缝盘这个工种在毛织行业中很吃香,一些技术熟练的老员工会离开工厂自主创业,这样一来又流失了一大批熟练的缝盘工。随着市场需求的放大,原来的工人开始不够用,加上后继赶上的女工又少。一些工厂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也开始招收男工,慢慢培养成缝盘男工。

最近,随着国内棉纱等原材料不断涨价、薪资水平的提高,生产成本不断增加。近年来,人民币汇率不断上升,再加上行业内竞争激烈、欧债危机造成的出口不足,像创兴制衣这样的针织外贸企业面临的形势将会更加严峻。对于未来的打算,于延涛说,公司在跟一些原来的客户沟通,希望能继续合作,“实在不行,我们也考虑转内销,但国内市场也不好做,竞争更激烈”。

为了能招到更多熟手缝盘女工,南都记者在招聘现场看到,各个毛织企业可谓各出奇招。除了涨薪水外,还大打“补贴牌”和“福利牌”,缝盘工入厂不仅享受高额补助,而且还可入住空调房,工作表现好的员工,还能到国内著名景点旅游。有些企业为了能招到女工,开出高额奖励,还承诺一个女工可以带几个男工进厂。

青岛纺织素有“上青天”的美名,但是目前青岛的纺织服装企业遭遇了阵痛期。“纺织服装企业要改变简单的来料加工的局面,提高产品的附加值,把用工遇到的难题通过其他环节的高利润来抵消,日子才能好过,否则在工人难招、流动性大,成本又远远高于东南亚的情况下,企业必须进行转型度过阵痛期。”青岛市纺织服装协会秘书长郑明梅说。

[知多d ]

车间里的小伙们

缝盘工:缝盘机是使用缝线缝合毛衣套口的机器,缝盘工是操作这一机器的工人。这是毛织行业中一个特殊的工种,这也是目前毛织行业里,唯一不能用机器取代的一个关键工种,被业内称为毛织行业全道生产工序的“咽喉”所在,也是毛织行业发展的一个瓶颈。

王勇:比之前的工作轻松多了

干缝制的王勇刚来工厂没几天,他现在的活是往衣服上缝商标。身高1.75米的他弯着腰坐在缝纫机前,一直保持一个姿势,干上半小时左右才直起腰来休息一下。

“这活真是个细活,得静下心来慢慢干。”王勇说着用剪刀把一个商标沿着事先画好的虚线剪了下来,他剪得很慢,剪刀在他手里似乎不怎么听话。接着,他把商标对齐了压平之后,贴在一条已经缝制好的童裤裤腰上。然后把裤腰慢慢摊放在缝纫机的针下,操作着缝纫机缝起来。

王勇说,前几年他一直在新疆工作,安装通风管道之类的,“那个活比这个活挣得多,但也累多了”。对眼下这份工作,王勇觉得“至少还能学个技术”。王勇说,自己早上6:40至6:50起床,8:00上班,17:30下班,“有时候加班下班得晚上9点”。

王勇老家是德州的,女友在德州,“打算这一两年就结婚”,王勇说,他来的时候公司说工资底薪是1700元,“实际情况怎么样还不知道,待遇不好就回老家”。

陈厚考:

想顺便找媳妇没想到男的多

2月21日,90后陈厚考坐在加工车间内一条没开的生产线上,他是当天刚过来的,现在不能正式上机干活,他正练习着使用缝纫机,旁边放着一些手帕、蚊帐作为练习材料。“管的人说我得培训一个月”,陈厚考左手拿着手帕,右手拿着剪刀,把手帕摊在机器下,开动了机器之后,还用手扶着,“这女工活真不好干。”他感慨道。

小陈是去年毕业的,读的是潍坊学院的机电专业,“这活跟我学的专业搭不上边,得从头学起,”他说,嫂子的弟弟在厂里工作,是他介绍来的。对选择这个工作的理由,他说起来有点害羞,“我印象里这里女孩多,想来这工作还能顺便找个女朋友。来这一看,女孩没想象中的多,男生倒不少。”说完,他嘿嘿地笑起来。

“现在我们是一个人睡两张床。”小陈幽默地说。他们宿舍是6人间的,现在只住了3个人。跟小陈一样在练习的还有两个小伙子,即使身边没有人监督,他们也没有偷懒,不停地练习着。

本文由威尼斯正规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打工的胖女孩子,每月工资7000毛织厂仍招来缝盘

关键词:

上一篇:赖宝日记,真实故事

下一篇:没有了